R One Space - Blog
News - Sat 3:19 22 12 2018

從 97 股災破產 變上市公司主席 御藥堂陳恩德:一切皆是命

十年前一場金融風暴將香港經濟打散,亦將御藥堂主席陳恩德的人生打落谷底。挺着圓圓眼鏡、一身黑白色的休閒裝的他,談起人生低谷,已能一笑置之。從玩股票到俾股票玩到破產,再發展今天全港最大醫藥連鎖店御藥堂,一切得來不易,陳恩德訪問期間說得最多,也就是「托賴」。

在1987年香港股災,陳恩德正在求學,已有留意金融市場;1993年政府推行宏觀調控,陳恩德剛接觸市場,做股票外滙工作;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,陳恩德身在其中,一鋪清袋。

1997年10月,銀行同業拆息曾飆升至接近300厘,股市隨即暴挫。陳恩德當時從事金融,又借錢炒孖展,拆息暴升當日坐在電視機前,眼望股市,腦海只剩空白一片。當時他極其受壓,曾在地鐵站突然腳軟無力,整個人跌坐地上;亦曾因太大壓力致失眠,半夜落樓買雪條邊食邊自責。「金融市場就係咁恐怖。」現在回想起仍猶有餘悸。股票升跌不只是數字遊戲,對陳恩德而言更是人生賭注,「97年感覺咩都見識晒了。」風暴過後,陳恩德陷入借錢、債冚債的輪迴生活,最多曾欠幾百萬元。

朋友家人出錢出力,陳恩德感受猶深,「最記得老竇中馬贏六、七萬,他第一時間是叫我一起去領錢,然後將全部獎金給我還債。」不過到2000年終於投降,申請破產,「當時冇車、冇樓、冇股票、冇錢剩,total loss。」

由零開始做藥不忿輸

陳恩德破產後慘被房東逼遷,兩年內搬四次屋,最短住不夠一天就要搬走。最後一家人搬遷無門,唯有搬到媽媽家中瞓地下。債仔生活每天提心吊膽,「有日在茶餐廳偷聽到隔離枱大耳窿收數兇債仔,掟杯淋水。聽完好驚,之後自己就約部份債主見面。」有債主逼其家人還債,陳恩德回應,「一係你就斬死我,我絕唔會要屋企人孭債!如果信我,我(生意)好返就會還。」事後他賺了錢有守諾還清欠款。

97前他在股票上搏命,97後他在生意上搏盡。那年剛好遇上同樣金融海嘯出事的朋友,於是合作發展中藥,開始20年的做藥生涯。陳恩德從零開始摸索,「同藥廠溝通、參考做法、宣傳到如何在連鎖店上架都有技巧。」陳恩德形容自己勇敢、不忿輸,「當你冇最基本去衝的膽識,其實咩都做唔到。」

提起御藥堂,腦海就會浮起米雪三哥把聲:「藥箱都變成首飾箱。」陳恩德指金句是同事集體創作,「只要你想到好的slogan就斷定一半贏輸,之後一半就是產品的好壞。」但陳恩德的生意生涯繼續歷盡高低,公司發展非一帆風順。

皇牌產品野生純冬蟲夏草及靈芝孢子接連碰壁。衞生署檢驗出冬蟲夏草微生物含量超標,產品需要回收。當時即使客人沒有單據,拿吉樽都全額照賠。陳恩德決定邊聯絡大學化驗,邊邀請相識的米雪拍片,以及搞掘蟲草團,才算化解災難。

御藥堂經此一役,資金幾近掏空,但禍不單行,靈芝孢子及後被質疑破壁率低,當時萬寧一句:「信你,就唔下架。」以及萬寧高層語重心長的話,「現在的御藥堂不是打爛仔交㗎啦,御藥堂是品牌,自己要睇緊啲。」陳恩德記在心頭,此後御藥堂多重檢驗,公司在2013年集資約1億元於創業板上市,後來2015年亦正式轉往主板,陳恩德是大股東。

訪問前一天,是御藥堂創業板上市五周年,陳恩德下班後默默跟自己乾一杯慶祝,「兒時夢想是在40歲前有間上市公司,雖然遲了四年有點美中不足,但都很感恩完夢。」有得必有失,信佛的陳恩德經歷低谷,看透命運,自稱「一切皆是命,半點不由人。對家人是有虧欠,我破產時曾對自己說,當我再搵返錢,就要給家人最好的生活,然後幫人。」他後來成立人間有情慈善基金,「幫到就幫」。

斥資兩億拓共享空間

陳恩德今年又搏另一事業,私人投資2億發展御一共享空間,供駐港企業或短期項目租用。他以香港本土智慧及人情味為賣點,工作室全天候開放,租戶除了可在非工作時間上來娛樂、睇波等,公司定期亦有駐場律師為租戶免費提供法律意見,「來到御一租戶只需專注自己的工作,其他事情就交畀我哋。」半年目標是10萬呎面積樓面,未來亦計劃在內地找試點。

         

(2018-10-23 蘋果日報)

(Link)

Your Name

Your Email

Your Phone

Company Name

Next

Book Now